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采阴补阳】(01-03)作者:三俗党总书记
【采阴补阳】(01-03)作者:三俗党总书记
字数:15216


              第一回老刘家

  老刘是一个人渣,人渣的定义是什么?用老刘的话来说,就是「砍过人,吸过粉,站在马路接过吻。当过兵,站过岗,耍过流氓入过党……」的确,老刘以前在屯子里带带拉拉的也跟屯子里的几个泼皮无赖混过,到了岁数了,爹妈嫌老刘惹是生非的,于是乎就强制性的让老刘当兵入伍了。当然老刘在屯子里和这些混子们鬼混也不是什么也没有学到,一手的小马屁拍的那叫一个炉火纯青。
  于是乎,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的部队中,都有揍新兵的传统。而老刘凭借着这一手炉火纯青的马屁功夫,于是乎就是象征性的挨了两下,可以说几乎是没挨到什么揍就蒙混过关了!在某部队混了三年,竟然奇迹般的入了党。

  其实人都是这样,背后有了靠山之后,老刘任性的性格就开始膨胀了。因为老刘的老爹是屯子里的包工头,又因为屯子在哈尔滨附近的郊区。再加上老刘他爹也能够钻营,于是乎家里有点产业。原本即是小富则安的家境,可谁想到九八年开始,因为住房商品化改革的开放,老刘他爹因为是建筑行业,也莫名其妙的加入了炒房大军,于是乎家境就几何式的增长了,一下子从温饱之家越过小康,直奔中产阶级了。

  絮絮叨叨的介绍了这么多,只不过就是一个简单的介绍,老刘的故事要从二零零零年说起,那是老刘刚退伍回家的那年。十一月的北风带着那些被老刘狐假虎威欺负了三年的战友的诅咒,老刘坐着火车,回到了屯子,家里父母和姐姐专门的开车来接老刘荣归。

  因为东北这个地方气候四季分明,冬季无法开工干活,所以老刘他爹也闲着在家。在看到久别三年的儿子终于回家了之后,老刘他爹意气风发的就直接开着车带着老刘在屯子东头最大的一家饭店去潇洒一下!(其实也没多大,就是因为紧挨着国道,所以迎来送往的渐渐的就大了起来。出过长途的朋友们可能会知道,在国道旁边屯子的饭店都是连饭店带旅馆的内种。)

  老刘他爹也算是穷人乍富,手里有点积蓄了,就喜欢装逼的内种人。于是乎满满当当的一桌子菜,啤酒就放了一箱子,白酒就开了个半斤装的黄马褂。(当年黄马褂的广告做的好,东北这边算是中上的酒了。)因为老刘不喝白酒,所以他爹也就老坏安慰的自饮自酌着。

  老刘他爹皱褶一脸沧桑的脸,笑嘻嘻的端起酒杯,老刘也不好意思,话说在部队这几年也没咋捞到喝酒,虽然当兵的都嗜酒,但是那会儿部队可不像是现在,站个军姿都能晒晕过去的豆腐兵,豆腐纪律。那会儿可是说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
  老刘这三年没沾到酒了,赶紧给自己满上了一杯,跟他爹走了一个。那冰爽的哈尔滨啤酒顺着食道管就流到了胃里。老刘不自禁有些热泪盈眶,三年了,话说当兵有三年。母猪赛貂蝉,这三年的兵可给自己憋坏了。

  看到气氛有些感伤,老刘他爹就又给自己添了点酒,于是说道:「刘磊啊!
  你这当了三年的兵,回来想干点啥啊?爹也不是吹牛,你爹大的能耐没有,但是你爹就是朋友多。你是想进公安口啊?还是想去铁路口啊?还是想进医药口啊?

  爹都能给你办到!这年头只要钱能解决的问题,那就不是问题!你爹别的没有,就是有点小钱!「

  老刘其实有点迷茫,但是仔细一琢磨老爹的这些话,就有点顿悟了。现在缺的是啥?现在家里不缺房子不缺钱的,车子也有,只要自己乐意,花点钱把部队的驾照转到地方,马上就有车开。但是自己素了三年了,到现在都二十岁了,还是个处男。在部队差点憋得肏了男人!部队虽然有卫生队啥的,但是那些女兵可不是自己一个靠溜须拍马的家伙能够染指的。

  所以现在自己最缺的就是女人,而如果要是进了公安口的话,先不说在部队里沸沸扬扬的传的要编制的话十万块钱一个编。就是公安口的话整天打交道的都是一些臭老爷们,跟部队也一个熊样。就算接触到的女的也都是去抓的内些卖淫嫖娼的,这年头连女扒手都少!

  然后再就是说去铁路口,整天在火车上晃晃荡荡的,在东北这铁路密集的地方要是在车上还好说,但是没听说在火车上有多少女人。再说铁路口的女人,想想就没啥意思,一个个的板着个脸的,没挨肏都跟挨肏一个表情!瞅着就闹心。
  最后就是医药口了,这可是美人扎堆的地方,不论是医院还是药店,又或者是制药厂。只要是这个地方,基本上都是遍地的美女。那么多的美女没人去给她们滋养的话,那岂不是便宜了那些患者了?所以老刘最后还是决定了,实在不行就混医药口。

  于是老刘在一饮而尽杯中酒之后,就缓缓地说道:「公安口绝对好,但是公安口有危险,我以前有战友就是复员了之后进了公安口,没过几年就被仇家给弄残了。所以我有点害怕,就不选公安口了!而铁路口虽然铁饭碗虽然好,但是我并不喜欢内种生活。所以我就寻思,去医药口。」

  「毕竟人吃五谷杂粮,没有不得病的。得了病那就要去治病,别管医院还是药店或者是药厂,将来指定是赚钱的营生。咱们中国人口这么多,现在生活越来越好,以前有病都硬挺着,现在有病也都去看病了!所以我觉得还是混这边比较好!」在放下杯子之后,老刘补充道。

  听了老刘一席话,不止是老刘他爹,连老刘他妈和老刘他姐都觉得这娃长大了,有点自己的理想和抱负了,这个兵是没白当。起码都会自己分析问题了,而且分析的头头是道。的确公安口好,但是混进去仇家实在是太多了!而铁路口是好,但是有选择被对比一下的话,那还是医药口好。

  就在九八年朱丞相上来之后,第一件事就是住房商品化改革。老刘他爹就是因为是建筑工地的包工头而一跃成为第一批享受福利的人群。而朱丞相在之后又推出了医疗体制改革和教育体制改革,工人别管厂子盈利不盈利,全算亏损的强制性破产。

  所以在过了两年之后,这住房商品化改革就已经拙见成效了!那眼瞅着医疗体制改革也正在改制之中,国营厂子全都强制性破产了,也就没有公费医疗了。
  老百姓就只能花钱看病了,而且瞅这个架势,医疗体制改革绝对是和住房商品化改革一样的暴利,一样的鲜血淋漓的赚钱的营生。

  所以老刘他爹在微醺的岁月的状态下,又再次端起了酒杯,醉眼朦胧的问道:「说吧!你到底想进医院?还是药店?又或者是药厂呢?你爹全力支持你!要钱出钱,要关系出关系。咱家多了没有,现在几十万还有几套房子还是出得起的!」
  (二零零零年左右,几十万在东北这片就算得上是不错的钱了,那会儿房价还没异军突起,还没瞬间制造那么多的百万富翁啥的,所以几十万以及几套房子,已经是老刘他爹的家底了。)

  而老刘此时略一沉吟的说道:「我想先考察考察看看,顺道把部队的驾驶证转成地方的驾驶证。然后老爸你给我弄一台车呗?不为了别的,就是为了跟领导走好关系啥的,也是好的!而且咱家住在屯子里面,房子在市区,来回也方便……」

  老刘他爹那长满了老茧的大手一挥,二话不说的说道:「那就这么说定了!回头你在家休息一下,完事了我陪你去驾校去弄驾驶证。然后咱爷俩研究去哪买车,到底买啥车好!不说那么多了,今儿高兴,喝……」

  东北农民嗜酒,也嗜赌。但是没钱赌的时候就只好嗜酒了!老刘他爹当年就是因为耍钱输多了,还不上高利贷,于是左手被人家剁了一根手指留做纪念。于是乎就戒赌了!于是乎戒赌之后,老刘他爹的运气就好了起来。

  所以喝的昏天黑地之后,老刘一家回到了家里。老刘的家不小,一个平房就近百米的样子。老刘和姐姐各有自己的房间,而院子就能占地有一亩多地。而房子也是砖瓦的小洋楼,卧室在二楼,而一楼就是厨房和客厅。并没有洗手间,洗手间在户外。

  老刘他爹因为喝的是白酒,所以也没有啥事,直接回屋就去睡觉去了。而老刘他妈则出门找人玩麻将去了,老刘因为喝的都是啤酒,虽然没喝掉一箱,但是也喝进去了五六瓶啤酒。喝的老刘有点晃悠,喝啤酒的朋友们知道,喝多了就像尿尿。于是老刘刚在自己的小床上躺了不到五分钟,这尿意就上涌了,于是老刘赶紧换好鞋下楼去厕所!

  因为东北的厕所都是室外的,主要是方便堆肥,一般就是自己家园子里用木板搭的小木屋,在小木屋的下面挖好一个坑。这样粪便自然而然的就堆积成了粪肥,然后地没劲了的时候上在地里,这样庄稼涨势就比较好。

  闲言少叙,老刘这边撒丫子用部队五公里拉练的速度奔跑到厕所边上,却看见厕所的门关着。一瞅厕所里就有人,所以老刘很明智的问了一嘴:「谁在厕所里呢?我着急方便……」

  结果厕所里就传来老刘姐姐的声音:「还没完事呢!你等我一会……嗯……」
  听到这个声音,老刘就知道绝对是姐姐。老刘的姐姐也算的上是十里八村有名的美人了,比老刘大了两岁,一九七九年生人,属羊的。怎么说老刘姐姐的美丽呢?可以这么说,他姐姐瓜子脸,白白净净的大眼睛。一对奶子大小适中,杨柳细腰的大屁股。可以这么说,据说老刘的姐姐路过老刘他们的部队的时候,去老刘那探望,在连队呆了一个小时左右。然后就着急办事走了,结果第二天全连队万旗招展的都挂着洗好了的裤衩子。这就是老刘姐姐的魅力,话说如果不是自己的亲姐姐的话,老刘这个畜生早就把这朵白菜给拱了,哪还留得给别人。
  老刘实在是有点憋不住了,于是站在厕所旁边说道:「那我就在外面解决了,你先别出来!」然后老刘就掏出自己被尿水憋的已经勃起了鸡巴,在厕所旁边随地的酣畅淋漓的尿了起来,那浑黄色的尿液洒在雪白的雪花上,有着另类的一种美丽。

  而此时老刘的姐姐在厕所也有点不知所措,毕竟现在自己不是孩提时代了。
  透过木板的门缝,看到自己弟弟那雄壮的鸡巴,比小孩的手脖子还粗大,而且紫色的鸡巴头上面青筋暴跳的。这根鸡巴足足有二十厘米左右,瞅着就有些吓人。

  那不是别的男生,而是自己的亲弟弟啊!和自己在一个子宫里孕育出来的一奶同胞!再也不是小时候肉色的那个好玩的小象鼻子了,而是真正的一个大家伙,瞅着就让人热血沸腾的大家伙。让人目眩神迷的大家伙!

  老刘的姐姐叫刘莉,自小家里就抱着穷儿富女的思想养大的,几乎是完完全全的娇生惯养。而自从长大了以后,就越发的迷恋那些让自己更加美丽的窍门。
  尤其是注意自己的体重和皮肤什么的,这几天是连吃避孕药外带着吃一些减肥药。

  避孕药的效果可能大家不了解,就简单的科普一下,避孕药因为有抗雌激素的作用,在分段式服用之后能激发人体的雌激素大量的分泌,而雌激素多了的话,女人就更加显得水嫩。这也就是避孕药短期美容的效果。

  而吃着避孕药和减肥药的刘莉,此时又刚好跟父母迎接弟弟,吃了一顿油腻的。这正好蹲在厕所里狂泻不止的时候,刚巧看到了自己亲弟弟那被尿憋的足有二十厘米长的鸡巴。在那里宛如消防队的高压水龙头一样的喷射着尿水,此时有着无比的震撼。

  这就是真家伙?还是自己的弟弟的比较大?俗话说个大长脚,个小长屌。弟弟这一米七的身高在东北这片就是个半残级别的,难不成弟弟的营养都长在了这里了?这么大的东西,如果真跟自己的闺蜜说的一样,插在那小小的地方的话,那是什么感觉?

  一定会很疼,那是一定的,那地方那么小,如果要是被这么长这么大的一个东西塞进去的话,会不会塞爆了啊?想到这个问题的时候,刘莉毛茸茸的下身不自禁的一紧,一泡尿过后又是那如同雨下的粪便。

  而此时的刘磊醉眼朦胧的抖了抖鸡巴,身子一晃差点摔倒。但是好死不死的本能的一抓就抓在了厕所的木门的上面,而部队训练下来的体重就很是惊人了。
  毕竟同样体积的肌肉是同样体积的脂肪的重量的四到五倍,已经练就了一身的肌肉的老刘自然份量不轻。

  而这份量全都加在一块破木板的门上的时候,自然而然的那门就承受不住重量了。外加上老刘此时已经醉酒,为啥醉拳打人狠?因为醉了之后就不是正常武学那样的收放自如了,而是受不住力道。所以此时老刘的力道也大,体重也重,那一扇木门就哐的一下子被老刘拉的断开了……

  木门随着老刘倒在园子里的雪地上,老刘躺在地上清清楚楚的瞅着姐姐蹲在那里。雪白的大腿和大腿中间那毛茸茸的地方,那里隐隐约约的能看到一道粉红色的肉缝,而肉缝的后面那比粉红色略深的地方还星星点点的挂着一些大便的渣子……

  此时不止是老刘无语了,那粉嫩的肉缝代表着什么,老刘自己清楚,这个时代的孩子就算再傻也知道那是什么。而谁想到姐姐不止是脸蛋漂亮,下面也这般好看。那紧闭的肉缝就是自己这当兵三年以来最最期待的东西,还有那浓密的毛毛,如果用那东西蹭在脸上的感觉是什么呢?还有那若隐若现并且沾着星星点点的大便的屁股。那又是何等滋味呢?如果咬一口在那雪白的大腿或者屁股上,那是什么样的感觉呢?

  更别说只是视觉上的,相信姐姐的那个地方开没有经过人开垦,如果开垦过了的话绝对不是这个样子的。在部队的时候,晚上熄灯前的夜话里老刘已经从战友那里得知了,女人做的越多,哪个地方就越黑,而且女人那里的毛发越是浓密,对这方面的需求也就是越强烈……

              第二回网吧夜遇

  搞自己的姐姐?这玩意有些不现实,无论现代还是古代,这都是道德人伦的底线。老刘困苦的躺在床上夜不能寐,当天老刘是怎么离开的都不知道。一切都是那么的恍惚,仿佛自己喝断片了的幻觉。但是那要是幻觉的话,怎么又那么血淋淋的真实?

  当然事后姐姐刘莉也没有提出来过,权当这件事从来没有发生过。对自己的态度还是那么的不冷不热。只不过和老刘之间似乎更多了一点点的距离,这让老刘很难堪。那是自己亲姐姐啊!小时候还在一起搂着睡过觉。姐姐身上自己小时候好奇的时候也不是没看过,但是从来没有这么震撼的看过。

  浑浑噩噩的迎来送往的几天过去了,东北农村就是这个习俗,有事没事都会走亲戚串门子。大事小情的都要吃席请客,这老刘当兵回来了,老刘他爹也是屯子里有头有脸的人,就算村长或者书记见到老刘他爹也要给几分面子。当然这些日子就是各种吃请了!

  当然村支书那个贼眉鼠眼的家伙,进了老刘家就是四处喵来喵去的,让老刘随时想蹦起来给丫的一个军体拳第一式的掏裆砍脖!但是碍着老爹的面子,老刘还是忍了,毕竟家的根基还是在屯子里。而且老刘最近也有个计划,不能当着面的给他爹上眼药。

  于是在迎来送往的过了这么几天,老刘也克制着自己的酒瘾,每次都不喝高了,省的像是上次一样的喝断片了,导致各种的麻烦。所以正好可以和老爹谈谈条件,这不,等着天擦黑了,一家人都坐在电视机前看新闻联播的时候,老刘就打算跟老爹好好唠唠了。

  当新闻联播的声音响起后,老刘在兜里掏出了一包「吉庆」香烟,递给老爹一支,然后说道:「老头子,我这几天寻思去驾校把部队的驾照转成地方的。而咱们家离驾校有点远,上次你说的咱家学府路那边的房子到期了有小半年了,还没租出去。」(吉庆香烟当年算是中档烟,在二零零零年左右的时候,三块钱一包,算得上是不错的了。)

  「所以你看能不能把钥匙先给我,我先去住一段时间,正好离驾校也近便。
  我办理完了驾照转地方的事情之后,房子再还给你。顺便那离着医大二院也近便,正好我要是有时间的话,也考察考察,这总在家呆着也不是个事啊!「老刘给老爹和自己点燃香烟之后,补充道。(医大二院,全国最尿性的脑科医院,没有之一。)

  老刘他爹抽着儿子递过来的烟仔细的沉吟了一下之后,然后一边吐着烟一边说道:「房子给你倒是没啥问题,关键是来年一开春就又到了租房子的旺季了。这医大二院的房子给你住,到了过完年你还要搬家,有点折腾!」

  老刘一瞅他爹吐口了,马上就打蛇随棍上的说道:「没事,我就住一段时间,驾照下来了之后,咱爷俩就研究买台车,然后咱家市里那么多房子,随便再给我空出一套来就可以,我有车开,住哪都方便。」

  看到儿子翅膀硬了,想要出去单飞了,老刘他爹也有点感慨。这么大的家,这么大的房子,咋就住不开了呢?不过回头想想,男儿志在四方,当年自己要是本本分分的在家务农的话,现在也不可能创出这么大一片家业。而儿子还是比较有理想的,应该趁着年轻出去多试试,多吃点亏上点当。吃亏上当之后了才会长大成熟,自己的这点老底才好交给儿子来继承。

  于是老刘他爹在钥匙包里翻来覆去的找找,这才找到了一把十字花的防盗门钥匙,递给了老刘说道:「钥匙就在这里,正好你就去住吧!家具家电啥的都全。别把房子祸害的太埋汰了,咱家房子开春还往外租呢……」

  感谢完了老爹,新闻联播也完事了,老刘迈着轻快的小步伐就上了楼。钻回自己的房间里看武侠小说去了,那年代网络还没有盛行,大家都是在网吧里上网。
  还没有普及到家家户户都有宽带和电脑的地步,就连通讯工具也都是传呼机。手机拿着爱立信的388或者是788都算是牛逼人了,更别说摩托罗拉的998和三星800都算得上是奢侈品了。

  不过老刘他爹还是比较爱惜自己儿子的面子的,怕给儿子买个手机啥的,双向收费,儿子现在还没啥收入,交不起话费。于是就把自己的摩托罗拉大顾问的传呼机给了儿子,于是乎老刘现在腰里也别着一个带响的了。

  书归正传,正因为文化生活的匮乏,实在是没啥消遣了,老刘在部队的时候就迷恋上了看武侠小说。那会儿黄易的寻秦记正是如日中天,老刘特意在屯子门口的租书店里租了一套黄易的《寻秦记》,光是押金就压了五十大洋。准备在这几天闲着没事的时候看完,这都挑灯夜读到了第三本了。

  屯子里没有网吧,要去网吧上网的话,起码要走二十分钟才有一家,而且网吧也未必有机器。老刘现在觉得死冷寒天的,大半夜夜不归宿的去网吧上网的话,一定会惹得老爹老妈不开心。不如等到房子到自己的手里了,然后再没事去楼下网吧去玩玩。

  而且老刘不咋泡网吧的主要原因就是小时候学习不好,学习好了也不会不够岁数就去当兵。所以早就把拼音忘得一干二净的老刘要重新学习打字,实在是一件比较辛苦的事情。所以老刘去网吧也就是玩玩游戏啥的,那会儿正流行的仙剑奇侠传,还有什么暗黑破坏神二,又或者是红色警戒以及大富翁啥的。

  看书看的入迷,不知不觉就天亮了。睡眼惺忪的下楼吃完早餐,老刘就兴致勃勃的拿着钥匙准备去看看自己的新家。这边一路无话,等到了自己的新家之后,老刘彻底的傻眼了。东北地区因为干燥,所以灰尘比较大。这扔了大半年的房子,现在早已经是一片狼藉了。

  于是老刘这一天的时间基本上是在跟房子较劲,小五楼的上下能有十余次。
  除了收拾屋子扔垃圾之外,还要下楼买饭,还要出门去交水电煤气费。还要去买家里缺的东西,例如油盐酱醋啥的。原来租房子的死大学生,几乎是啥也没给自己留。

  这边全都忙活完了,也都晚上六七点钟了。摸摸自己饿的前胸贴后背的肚子,老刘还是决定下楼吃点饭,然后找点消遣啥的,毕竟自己搬过来比较匆忙,那一套《寻秦记》的小说没有带过来。这边晚上不能干瞪眼的在一个没有电视没有报纸的空房子里呆着啊!

  所以老刘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决定下楼找个小吃店先对付一口饭吃。然后找个网吧玩一会,明儿说啥也要把黄易的小说拿过来。顺便也要在附近留意一下哪里能租到小说或者光盘啥的,要不这么单独搬出来住实在是太闹心了。

  楼下的小饭店生意也着实火爆,连等待带吃饭足足有一个小时才完事,毕竟这叫学府路,附近十几家大学,晚上就是这些大学生就是一大笔客源。而除了大学之外,马路对面就是医大二院。这里全国各地的脑科的疑难杂症都跑来治疗,医院的食堂还味同嚼蜡,所以生意火爆那是必然。

  这边老刘吃完饭一抬手看看手表,都快八点钟了。咬着牙寻思去网吧消遣消遣,但是一推开网吧的门才发现,网吧里乌烟瘴气的都是人。老刘耐着性子的找了门口的沙发坐着等待,这会儿没机器就只能等别人下机之后自己才玩。

  等了一个多小时了,网吧门口的书报栏里的报纸都被老刘翻了一遍了之后,这才传来网管嘹亮的嗓音:「网吧包宿到点了,要包宿的就包宿,不包宿的继续走时间了……」(这会儿上网三块钱一小时,包宿的话十块钱一宿。所以只要网管喊了,基本上大部分人都要下机了。)

  老刘觉得自己额头上的青筋直跳,大城市真是啥玩意都要排队,这排队排到了包宿了都。不过算一算的话,如果自己一小时三块钱的话,现在晚上九点,玩三个小时也差不多这个价。于是老刘认倒霉了的交了钱找了一台机器,随便的打开网页先浏览一下新闻什么的。

  这边玩边抽烟,时间过得也飞快。不知不觉就玩到了凌晨一点钟左右了,老刘正在红警二里用中国推八家随机冷酷呢,正被人家虐的一脑门子汗的时候,旁边空着的机器就正好坐下一个浓妆艳抹的女的,那妖艳劲儿让老刘差点喷血。
  这女的也就二十四五岁的样子,一头染得黄了吧唧的长发,假的眼睫毛能有一寸那么长。消瘦的小脸五官分明。上身一件嫩黄色的羽绒服,里面是一件夏天穿的吊带小衫。若隐若现的好像能看到奶头。而下身一件黑色的超短裙,一双长腿上面是黑色的保暖丝袜。脚下是一双过了膝盖的黑色的细高跟长靴。

  一瞅这个女的的穿着打扮,就知道不是干正经营生的。弄不好就是附近的哪个大学的出来赚外快的女大学生,这会儿应该是没接到客,然后跑网吧来消遣来了。抬手一瞅手表,正好凌晨一点多。一般的娱乐场所的小姐,过了这个时间接不到客的话,基本上这个晚上就没啥活了。

  于是老刘强忍着自己的冲动,转过脸来,关掉自己的游戏,随手打开了大富翁四的游戏。这款游戏因为人物都比较萌,所以很受女孩子的欢迎。而且游戏性比较强,一般的人也比较乐意玩。这边老刘一开始玩就吸引了旁边的内个女的。
  看到老刘玩的游戏比较有意思,于是这个女人摸了摸兜,发觉没带烟。于是就伸手过来摸了老刘放在桌子上的一根烟,随手点燃的说道:「抽你一根烟,你不介意吧?」

  见到女人搭讪了,老刘也没有觉得多不好意思,随手也摸了一根烟点燃,一边玩一边说道:「没事,也不是啥好烟。」

  看到老刘的话没啥营养,女人又继续的问道:「瞅你长得挺爷们的,怎么玩这个游戏啊?现在不都是流行杀传奇吗?」

  老刘觉得这个娘们在鄙视自己,于是扔下一句狠话:「那你说啥叫爷们?难不成我给你按在厕所里啪啪啪啪啪的一顿干让你爽了,我就是爷们了?」

  女人很放肆的大声调笑了起来,然后轻佻的口吻说道:「干我不是不可以,可是需要付出代价的,你觉得你付得起吗?」

  老刘觉得自己被侮辱了一样的,几乎是咬着牙的问道:「多少钱啊?镶金边的啊?还付不起?」

  女人觉得老刘认真了,于是也很认真的回答道:「平活一百,带口活一百五,而你要是在厕所里,所以我觉得,在这网吧的厕所里的话,还要填一百……」
  老刘算了一下,二百五十块钱,在这个年头来说,算得上是比较贵的了。但是这个数字明显就是在嘲讽自己,于是老刘咬咬牙的说道:「成交,咱现在就去……」

  女人没想到半夜来网吧消遣一下还能有点意外之财,难免有些高兴,轻佻的站起来,扭着屁股的就直奔洗手间了,瞅着女人轻佻的背影,老刘眼中似乎迸射出了火花。妈了个逼的,现在今儿出来没带多少钱,满兜里就一百来块钱,还吃饭、买日用品、交水电煤气、上网啥的,现在兜里就十来块钱了。

  但是面对一个娼妓的质疑,老刘自问自己的军人使命感不容践踏,十来块钱咋的,十来块钱就要放弃自己的处男第一次了?想起部队里指导员给大家挑灯夜话的时候曾经说过,肏屄这个玩意,有条件要上,没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你不上,别人就上……

  于是老刘咬咬牙的直奔了网吧的洗手间,拉开门之后正好女人在里面正带着笑的望着他,那意思好像是要先付钱才能干!但是老刘也不傻,随手关了门之后,就把洗手间的门给反锁上了,然后老刘二话不说的上去就给这个女的一个反关节锁技给控制住了。

  看这个女的还要喊,随手捏住女人脸蛋上的牙关说道:「你觉得你现在能逃出我的手掌心吗?妈了个逼的的,平时一个全套带冰火的也就一百不到。现在你管我要二百五,你当我二百五是吗?」

  说着老刘就抬起手就给女人的屁股来了一下,那火辣辣的感觉,让这个女人一下子就清楚了,自己这是在玩火,玩火就必然导致自焚。于是女人顺从起来,放松了身体,毕竟在这个社会上混,就基本上懂得丛林的法则,弱肉强食是必然,自己今天丢了的场子,明儿就可以带着人找回来。

  但是老刘可不想就这么放过眼前的这个女人,前几天姐姐给自己带来的欲火几乎是无时无刻的不在围绕着自己。就算是黄易写的那么好看的《寻秦记》也都无法安抚住老刘蠢蠢欲动的心,但是姐姐是自己不能碰的禁忌。

  今天好不容易有一个女人给自己开斋,这么放过这个女人明显不是老刘的性格。于是老刘随手扯下了女人腰间超短裙的白色的时装腰带,当时就吓得这个女人一哆嗦。以为老刘要用皮带抽自己一顿撒气呢。

  但是老刘毕竟还是比较怜香惜玉的,直接反转女人的双手,用这条白色的时装腰带勒住了女人的手腕,双手并拢在背后然后轻轻一推的就让女人一屁股坐在了坐便器上。吓得此时女人脸上都是苍白的像是一张白纸一样。

  老刘狞笑着活动了一下脖子,咔吧咔吧的动静在静谧的洗手间里有点吓人,而女人此时看着老刘缓缓地走过来的时候,差点吓得尿裤子。不怕老刘劈开自己的双腿狠狠地插,就怕老刘是个变态,就是虐待自己,就是不插进去。

  老刘还真的有点变态的潜质,看着眼前的这个女人这么的害怕自己,于是乎老刘笑着解开了自己的裤裆,露出了里面有些疲软的二十厘米长的大鸡吧,走到女人的面前轻轻的一甩,软趴趴的鸡巴一下子就抽在了女人那浓妆艳抹的脸上。
  老刘此时有些兴奋的问道:「咋样?哥哥的鸡巴很雄伟吧?正好哥哥是处男,今儿就拿你开苞。让哥哥爽爽,完事了给哥哥包个大红包咋样?」

  听到了老刘是处男之后,女人好算松了一口气,但是随即一颗心又提了起来。
  处男的时间是短,但是架不住处男啥也不懂,从来没干过,粗鲁的简直就像是街边站大岗的农民工一样,这让自己如何能受得了?

              第三回后门别棍

  老刘虽然是处男,但是老刘可不是什么善男信女。也不管这个娘们怎么想,这是嫖妓,又不是谈恋爱。用不着管她怎么想,用不着管她进入了状态了没有,所以此时的老刘直接伸手就把女人的吊带衫直接撩起来,伸手就直接插入了吊带衫里,探索着女人的奶子。

  女人的奶子不算紧致,但是也不算是松弛。如果太松弛了的话,相信这个女人也不敢不戴胸罩。但是明显女人奶子的皮肤并非多么的弹滑。并没有黄色小说上说的摸着那么的销魂,但是老刘抱着聊胜于无的态度还是很是专注的揉捏着女人的奶子。

  这个女人的奶子不算是大,老刘因为身高的原因,所以手脚并非那么的大。
  女人的奶子正好就是老刘一只手的大小,揉捏着奶子的老刘看到女人被吓得不敢吱声了。所以微笑着蹲在女人的面前,一边揉弄着女人的奶子,一边笑道:「干你一炮二百五是吗?那你给我封多大的破处的红包啊?美女?」

  没等女人回答,老刘就笑嘻嘻的掀起了女人的吊带小衫,然后看到女人那已经变成了浅咖啡色的奶头的时候,不自禁的吐了口唾沫的直接朝女人的奶子上扇了一巴掌。破口大骂道:「说,是谁?是谁把你奶头玩的这么黑的?黑成了这个屄样了,你还好意思要我二百五?我肏你妈……」

  说着又是一巴掌抽在了女人的另一侧的奶子上,女人此时终于从呆滞的状态中被老刘给揍清醒了,于是马上的恳求道:「大哥,求你了,我不要钱了,你放过我吧!求求你了,别祸祸我了!我真的……」

  老刘可不是什么善男信女,这是大家公认的实事。老刘个是我党先进性教育的学习标兵,当然不会就这么轻易的放弃。所以老刘不但没有停,而在女人刚开始说话的时候又是狠狠地一拳掏在女人的肚子上,骂道:「你他妈没听到我说什么吗?回答老子的问题……」

  众所周知的,肚子上挨了一拳的话,基本上是说不出什么的,此时的女人只有喘着粗气的痉挛着,根本就说不出话。而老刘则满意的开始研究剥掉女人的保暖丝袜,但是当老刘的手伸到了女人的超短裙里的时候,却发现这种保暖丝袜根本就不是像是丝袜那种东西,是直接套在腿上的。而是像是裤子一样延伸到腰间的。

  老刘此时也是害怕网吧的洗手间里来人,毕竟半夜很多人都有起夜的习惯,虽然是在网吧包宿,但是难保不了谁晚上起来上厕所。所以老刘一咬牙的直接把女人拎着站了起来,让她转过身去,然后扒掉了女人的超短裙和联体的保暖裤袜……

  但是当老刘看到女人的屁股的时候,老刘就有些后悔了。女人的屁股远没有她的脸蛋那么吸引人。那屁股上疙疙瘩瘩的样子,还有几个黑痣。两片屁股看起来远没有包在超短裙里的时候那么的圆润,而中间的一道缝隙中间乱从从的长满了卷曲的黑毛。

  隐约的黑毛的中间能够看到深咖啡色的屁眼,还有那一道肉缝。肉缝远不是像姐姐的那样的粉嫩可人,而是有些像是鲍鱼一样的黑黝黝的颜色。而且自己的这顿打压之下,女人吓得有些小便失禁,当老刘面对着这样的一个屁股的时候,被一股子尿臊味给熏得够呛。

  于是老刘破天荒的感觉到自己有些软了,恨不得此时给女人的屁股上来一脚的怒其不争哀其不幸的念头就萦绕在自己的心头。不过感觉到老刘没有干自己,女人知道是老刘看到了自己的屁股所造成的。自己的条件自己是无比的清楚的。
  为了避免再次到来的殴打,女人也来了急智,赶紧的跪下,转身过来面对着老刘那半个月都没洗过的二十厘米的长枪轻轻的舔了一口。因为双手被老刘用自己的时装腰带给反绑在身后,所以女人并没有办法扶着老刘的长枪入口,又害怕直接张大嘴被老刘以为自己要咬他,再招来一阵拳打脚踢。所以女人只好试探性的舔了一口。

  女人的善意明显的打动了老刘的僵硬,不自禁的想到,自己是要干啥啊?肏不了姐姐,但是被自己的欲火憋得实在是难受,所以必须要出来肏女人。眼前这个女人明显是害怕了,所以自己此时还在犹豫什么?该干就干呗。

  想通了此节的老刘,自然不会客气的直接抖了抖二十厘米的鸡巴,顺着女人微微张开的嘴就直接伸了进去。享受起来女人的口舌服务,刚刚进入女人的口腔的时候,明显的感觉到了温热潮湿。尤其是那条滑腻的舌头,还有牙齿轻轻的刮过鸡巴的皮肤的时候的感觉。

  说实话,老刘差一点就射在女人的嘴里,所幸女人的双手在背后,而老刘的鸡巴又是略长了点,直接顶到了女人的嗓子眼的位置。所以女人的一阵干呕的动作和声音才吓得老刘停止了前进,也让老刘及时的避免了缴枪。

  这一下老刘差点丢人现眼,所以有些恼羞成怒的老刘不管女人了,擦了擦额头惊出的冷汗,直接强制性的按着女人转过了身去,让女人屁股对着自己,的直接跪着趴在了洗手间的坐便器上。然后抓住了女人屁股上的联体的保暖裤袜,双手一较劲就撕拉的一声,强制性的给女人的裤袜开了裆。

  伴随着女人的一声惊叫,老刘也跪在女人的身后,挺起二十厘米的大鸡吧就打算先释放出来再说,但是女人因为可能是惊吓的原因,始终没有进入状态。又或者女人从来没有被人这么压在坐便器上干过,所以并没有进入状态,下面自然是干燥一片。

  老刘一个处男,正面让他插进去都费劲呢,更何况是背面插入。而且还是女人根本就没有进入状态的干涩一片,老刘自然是找不准地方的瞎鼓捣了两下。气恼的老刘看自己插不进去,狠狠地抽了女人屁股一巴掌,然后抬起了鸡巴就直接对准了女人的屁眼。

  不止对准了女人的屁眼,嘴里还骂骂咧咧的说道:「我肏你妈的,老子还鸡巴不信治不了你了!」说完之后老刘就狠狠地把鸡巴使劲的插了进去……

  不得不佩服老刘的勇气,也不得不说一下那些误人子弟的黄色小说,反正老刘就感觉自己的鸡巴头的位置的筋腱的位置崩开了,鲜血瞬间就流了出来。女人的屁眼子是真的太紧了,根本就寸步难行的节奏。

  老刘此时也就勉强刚刚进入了个鸡巴头,却不得不吸着凉气的退了出来。不过女人也被明显吓了一跳的说道:「大哥求你了,别祸祸我,那里真的不行,那地方就是拉屎的,根本不是让你玩的,求求你别玩那里好吗?」

  不过老刘随便的扫了一眼洗手台的时候,一眼就看到了洗手台上的一瓶绿色的什么芦荟洗手液了。应该是网吧去超市采购啥东西的时候给的赠品,不过老刘看到了这个东西的时候,立时眼睛就亮了,随手就拿了过来,咔咔的挤了几下,全都涂抹在了自己那带血的鸡巴上。

  一边涂抹自己的鸡巴,一边伸出一只手,在女人的屁眼上面简单的涂抹了两下,一边涂抹一边温柔的说道:「乖啊!你哥我心疼你,看你屁眼子比较埋汰,给你消消毒,放心的,这玩意就像是刷瓶子一样,伸进去刷一刷就干净了……」
  被老刘的举动吓坏了的女人,只能一边躲闪着,一边哀求着说道:「大哥求求你了,别玩那里,那里脏!求求你了,别玩那里好吗……」

  老刘当然不管女人的哀求,当鸡巴头上全部都被洗手液给浸润了之后,一股浓烈的香味飘散在卫生间里,老刘才不管女人怎么哀求,直接就把沾满了洗手液的鸡巴直接插入了女人的屁眼。一下子仿佛顺着女人的屁眼能插进她的心里一样……

  洗手间里的节能灯的灯管散发着惨白的光线,照着这个大约五六平方大小的洗手间。而女人咬着嘴唇的双手被绑在背后的跪在便器前面,上身趴在便器的上面。严重的泪水已经不知道涌出了多少,把女人脸上的妆都给哭花了。

  而老刘此时却没有停,一只手抓着女人被绑着的双手,另一只手则拍打着女人穿着联体保暖丝袜的屁股。而鸡巴却是一下下的每次都插到底的深深的耕耘着女人的屁眼,仿佛此时肏的并不是这个浓妆艳抹的女人,而是那伴随着自己长大的姐姐。

  当然老刘的速度很快,也很激烈,根本就跟黄色小说上所说的什么几浅几深的学术性的东西不靠边。就是生生的用力抽插,军人的身体素质让老刘有着一般男人所不具备的体力。别看老刘在部队只不过是个混子,整天混在连队和炊事班之间的跑腿的。但是军队化的体能训练怎么也比地方上的这些大学生们强壮很多。
  但是女人紧窄的屁眼和老刘这个不知深浅的初哥的配合之下,老刘在十分钟不到的时候就喷发了,精液瞬间爆发在了女人的屁眼之中。让老刘像是在墙根撒尿一样的舒爽的抖了抖,然后老刘慢慢的滑出了女人的屁眼,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而女人此时也终于松了一口气,放开了咬出血了嘴唇,几乎是瘫软在了坐便器上。而此时女人深褐色的屁眼一下也合不拢,屁眼上面明显有拉伤的口子。而这个酒盅大小的肉洞里缓缓地流出了乳白色的老刘的精液。

  空气中的气味十分的怪异,有女人刚才被老刘吓得失禁了的尿臊味,有女人屁眼里的屎臭味,有洗手液的香精的味道,还有就是老刘的精液的味道。

  而女人的屁眼的位置上也有明显的血丝的存在,有老刘的鸡巴头下面的筋腱的断裂所留下的血,有女人的屁眼被强行撑裂导致的鲜血,当然也有因为洗手液在屁眼里摩擦所产生的白色的泡沫的存在……

  老刘在地上喘了口气之后,扶着地面的轻轻的拍了拍女人的屁股说道:「真带劲啊!这样,我也不跟你讲价了,二百五就二百五,你也值这个价!但是我是处男啊!你也要给我包一个红包啊!所以这样吧!我一个处男不值钱,你就给我包个二百四咋样?」

  「按说处男要是让你们开苞的话,不能超过你们过夜的钱,所以哥哥我慈悲为怀,就二百四吧!你要是不反对的话,这里是二十块钱……」说着老刘在兜里摸出两张十块钱扔在了地上,但是看到了女人的包就随手捡了起来。

  打开女人随身的小包之后,老刘简单的翻了一下,包里无非就是一些粉底、口红、假睫毛什么的化妆品什么的,当然除了这些化妆品的杂物之外,还有两片苏菲超薄的卫生巾。老刘也不知道是哪来的恶趣味,直接拿出了一片卫生巾直接就按在了女人的阴部和屁眼之间,像是诗词爱好者去古代石碑上去取拓片一样的轻轻的拍打着。

  当然在那片卫生巾在上面印下了痕迹之后,老刘很珍惜的又用包装纸给包好了。然后又撕开了另一片给按在了女人的那里,轻声的说道:「正好给你走光的地方堵上,省的你出门之后一走了是开裆的,走起路来冷……」

  看到女人还是呆滞的趴在便器上,老刘又翻了一下女人的小包,里面除了几百块钱之外,就只剩下一个绿皮的小本子,一瞅竟然是眼前的这个女人的学生证。
  上面很详细的写着黑龙江大学XX系,然后姓名竟然是杜鹃……

  老刘瞅瞅学生证,再瞅瞅趴在便器上的女人。不自禁的撮了撮牙花子,白瞎了这个名了。学生证上的女生一瞅就是素颜状态的杜鹃,瞅着鼻子和眼睛还有脸盘啥的,并没有浓妆这么勾人。一瞅也就算一个长得很一般的女人。

  不过看学生证上面的入学时间是一九九七年,也就是自己当兵的那年,这么仔细的一联想的话,老刘的脑子中马上就想到了一个词,那就是「黑大二奶班」,记得这事在哈尔滨流传很广,很多被包养起来的女人,闲着没事干就喜欢去学校读个书啥的。就算是包养自己的男人抛弃了自己,起码还能混个文凭。

  不过正规的本科是不太能考上的,于是乎就选择了半夜校状态的中专或者大专的班混着。其中最著名的就是黑大二奶班了,基本上全班都是学财会的。都是梦想着有一天可以二奶转正之后可以为自己的奸夫管理财物。

  但是理想和现实明显是有差距的,作为有钱包养这些二奶的男人,谁又会放心的把自己的钱交给这种为了钱就可以劈开双腿的女人的手里?所以稍微有点理智的,把这种女人扔在二奶班里就自生自灭了,能学进去最好,那就不用自己花钱帮她买毕业证了。当然如果不能顺利毕业的女人,这些男人可能还没到这些女人考试的时候就已经玩腻了,把她们甩了……

  想到这里,老刘笑着又对杜鹃补充了一句:「正好我留点念想,想着好歹是你帮我开的苞,你就是我第一个女人。既然是我第一个女人那么我就必须留下点东西好怀念你!」说完直接把学生证揣到了兜里,直接推开了洗手间的门,就出去了。

  当然老刘也没把这件事当作多大的事情,出了洗手间之后看看时间,已经两点了。自己和内个叫做杜鹃的女人在洗手间里折腾了半个小时了。虽然真正干的时间也就十分钟左右,但是时间还是流逝了半小时。

  老刘现在也不自禁的感觉到了一些疲乏,直接就把电脑扔在那就出了名。横竖自己交了包宿的钱,上到凌晨两点,还花了二十块钱肏了一个出门串场赚外快的二奶。而且还是传说中的后门别棍的走旱路,绝对的物超所值了。

  所以此时的老刘最想的就是赶紧的回家好好的歇一歇,这一天给自己折腾的够呛了。所以二话没说的就出门了,压根就没管被自己扔在了厕所里的那个哭的梨花带雨的,甚至把脸上的浓妆都给哭花了的杜鹃。

  杜鹃此时简直觉得太委屈了,想当年自己就为觉得混社会的大哥很帅,于是乎莫名其妙的就失身给了学校门口的小混子。再往后就辍学在瞎混,可谁想到没过多久,人家玩够了就把自己甩了。仗着自己年轻,还会打扮,于是混迹哈尔滨,终于傍上了个有钱的大哥。甚至有钱大哥为了报答自己为他堕了两次胎,还送自己去黑大二奶班去进修……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5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