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叹息的蔷薇】(39-40)作者:墨染空城
【叹息的蔷薇】(39-40)作者:墨染空城
字数:10432


             第三十九章不期而遇

  依晗漫无目的地在街头漫步,她不想吃东西,虽然身体相当疲惫,但是她不想回家,每次出轨之后回家她都害怕面对陈总,生怕对方会察觉到什么。她只能假装工作很累,假装身体不舒服,然后早早就上床睡觉,更不敢让陈总碰她,她不想再对着心爱的男人撒谎,这种生活太累了。

  玩到下午五点多TERRY就赶着回去上班了,依晗洗完澡刚从浴室里出来,就被小庄又一次地按在了床上,一把扯开她身上的浴巾。

  依晗轻轻推拒着,「你俩刚才玩得还不够吗?我已经很累了,还得赶回家去做饭呢。你晚上不用上班吗?」

  小庄对着她的身体又亲又摸的,「谁让我的身体那么强壮呢,一见到你我的老二又硬了起来,看来今天必须来个三羊开泰了!我已经请了假,准备再跟你爽一把!我还有很多招式你没有领教过呢,嘿嘿。」

  这家伙简直就不是人,他是一只野兽,一个下午居然可以射那么多次,越干越有劲那种,而且精液的量相当惊人,依晗肚子里已经装了不少。小庄身体太强壮了,依晗没有办法反抗,只能只叹命苦,任由他再一次的淫辱自己。

  小庄折磨了依晗近一个钟头,这才鼾声如雷,倒在床上呼呼大睡起来。依晗艰难地坐了起来,小穴和屁眼都是火辣辣的疼,身上也留下不少淤痕,肩膀上、乳头上还有齿印,他刚才还把啤酒瓶嘴插进了自己的小穴,这家伙简直比TERRY还要更加的可恶万分!

  依晗狠狠在他的屁股上踢了一脚,有种想要把他底下那根害人玩意剪掉的冲动。依晗叹了口气,挣扎着下了床,只感觉全身酸软差点就摔到地上,她今天也忘了自己一共高潮了多少回,肯定破纪录了,依晗脸上露出了苦涩的笑容。
  她不敢洗澡,生怕出来又被这变态再蹂躏一回,她用湿毛巾抹干净身体,穿好衣服匆匆逃出了酒店,结束了今天这场不堪回首的约会。

  「叮铃铃」,熟悉的手机铃声响起,是哲航!依晗心里打了个突,他一定是想问我为什么还没有到家?我该怎么回答他才好?我身上这些痕迹是万万不能让他发现的,怎么办?我又要寻找一个新的借口了吗?

  依晗万般忐忑的接听了手机,老天保佑,陈总今晚要加班,整个部门都在赶制一份招标书,搞不好要通宵,他向依晗连声说着对不起。依晗如释重负,语句里却装出一副失望的样子,聊了几句陈总就匆匆挂机了。

  依晗松了口气,接下来我该到哪里逛逛呢?依晗现在心情不好就会一个人躲在家里喝点酒,她发现不远处正好有一家酒吧。

  因为时间还早酒吧里人不多,依晗找了个僻静的角落坐下,点了杯威士忌,她需要清醒一下,脑袋到现在一直是昏沉沉的,全身乏力,下午真是被他俩搞得够呛,再这样下去我迟早会会发神经的。

  依晗一个人喝着闷酒,听着酒吧里伤感的音乐,注视着进出的俊男靓女,心情稍稍轻松了一些,她喜欢酒吧里昏暗的灯光,这个时候她需要低调不引人注意,更不想与人搭讪,只想用酒精好好的麻醉一下自己。

  忽然听到不远处「哐啷」一声响,一个酒杯摔到了地上,接着听到一个既熟悉又让她意想不到的声音。

  「你们的酒里绝对是掺水了?喝了这么些年,我还不知道是真是假?如果是真的,我喝了七八杯怎么还没有醉?马上叫你们经理过来!」

  「舒小姐,实在是对不起,您是我们的贵宾,我马上重新帮你倒一杯,绝对原庄进口,您不满意请随时叫我。」服务员可怜巴巴的说着好话。

  「你叫谁小姐呢?你当我是鸡啊!你尽敢在大庭广众之下侮辱我,我一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马上叫你们经理过来!他必须给我一个交待!」

  「舒、舒女士,舒美女,刚才是我不对,是我没文化滥用词语,你就给我一个机会,叫经理的话这个月我的奖金可就泡汤了,拜托了。」女服务员的眼圈都红了。

  「还想要奖金,呵呵,我担心你连这份工作都保不住了!」说完还用力拍打着桌子,酒吧里的顾客都投来异样的目光,有的暗自摇头,对她的无理取闹深表无奈。

  这位像泼妇骂街、高八度嗓音的美女当然就是Sucy了,依晗非常清楚她的杀伤力到底有多大,更不忍心这位服务员成为炮灰。她端着自己的酒杯走到Sucy的桌子前边,「Sucy,别生气了,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你,不如咱俩叙叙旧吧?何必去为难人家小妹呢,她也只是打份工而已,消消气。」

  Sucy原本有些迷迷糊糊的,一看到依晗双眼顿时亮了起来,「原来是大波妹啊,你这个单纯的女生怎么也会跑来这种乌烟瘴气的地方?不符合你的形象定位啊。」

  依晗早已习惯她的冷嘲热讽,也不太在意,对着服务员使了个眼色,「还不快点帮Sucy姐端杯酒过来?」服务员如遇大赦,赶紧清理掉地上的玻璃碴,飞快逃离了这个是非之地。

  Sucy点了根香烟深深吸了一口,透过烟雾死死盯着依晗的双眼,「你这是跑来看我的笑话对吧?没错,你赢了,我现在变成孤家寡人一个,没有男朋友,没有闺蜜,只能一天到晚的喝闷酒,你这下满意了?我说那个小妹死哪去了,我的酒呢?」

  依晗完全能够体会Sucy现在的心情,甚至有些同情她,「Sucy,这件事说起来我也负有一定的责任,害你跟泽少分手我真的很抱歉。」

  Sucy冷冷的注视着她,「去你妈的,你以为你是谁?就凭你就能把我跟他拆散?你也太高估自己了。说实话,我跟他分手也是迟早的事情,那天晚上发生的一切只不过是导火索而已。这个混蛋……哼,说不定我还应该感谢你呢。」
  「什么?你俩明明就是公司里人人羡慕的一对啊。」依晗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唉,你这种雏儿看东西只会看表面,怎么会知道我内心有多苦啊。到了今天这个地步,我也不怕跟你说,那家伙在外人面前还当我是她的女朋友,好歹姐还有几分颜值,其实回到家我连他那条狗还不如!」

  「这、这怎么可能?你的外表和身材都是没得说的,他应该很喜欢你才对。」
  「去他妈的,这种公子哥什么女人没玩过。我之所以能跟他这么久,还不是因为我在床上对他百依百顺的,什么重口味的游戏都是照单全收,要不然他早就把我一脚踢开了。」

  依晗听到重口味几个字,不由想起了这几个月来自己的遭遇,我在床上所受的屈辱一定不比你少啊,想到这里依晗眼圈又红了。

  Sucy有些讶异的看了依晗一眼,她拿起服务员送过来的威士忌喝了一口,接着将酒杯重重拍到了桌子上。「你那个陈总看样子老实得很,你一定不会知道重口味是什么意思了。咦,你身上怎么有股奇怪的味道,这难道是……」

  依晗愣了一下,不明白她是什么意思,酒吧里除了酒味烟味还有什么?
  Sucy坐到她旁边,拉起她的领口认真嗅了几下,死死盯着她的双眼,忽然哈的一声笑了出来,「依晗,我果然没有看错你,你骨子里果然就是个骚货!你敢告诉我之前干嘛去啦?肯定不是陪你的陈总,对不对?」

  依晗一听顿时脸色苍白,再也无法掩饰内心的慌乱,她不明白Sucy为何对自己的判断如此准确。

  看着她脸上的表情,Sucy明白自己的猜测完全正确,依晗在外面果然有着不可告人的秘密。「依晗,可真有你的,连我都差点让你给蒙蔽了,还以为你跟陈总是真爱呢,原来也是个水性杨花的主啊!教你个乖,以后和男人鬼混之后记得要洗澡,如果没时间,至少往身上喷点香水,你知道自己全身上下都是精液的味道么?」

  依晗羞得无地自容,她又不擅长伪装,霍一下站起身来就想要逃走,这原本就是她最害怕暴露的事情,谁知道Sucy会不会为了报复自己,而把这件事情告诉陈总呢?

  Sucy一把拉住她的手,「难得有人陪我聊天,你干嘛去?」

  「你怎么什么都知道,你是个怪物,我不要陪你说话了,我想回家睡觉。」依晗吓得花容失色,挥动手臂想要摆脱她。

  「放心,我不会告诉别人的,只是觉得咱俩是同道中人,至少拉近了点距离。我也算是阅男无数了,所以才能一眼看出你的秘密,其它人肯定没这么敏感,用不着急着回去洗澡。话说,你老公对你不好么?为什么要出轨?」

  依晗一听眼圈就红了,「我、我还没有结婚呢……」

  「原来如此,是想趁结婚前多玩玩吗?那也没有错,女人就应该对自己好点,没必要一辈子只守着一个男人,男人没一个好东西,不是玩弄你的感情就是玩弄你的身体,而且还小气得要命!他们在外边胡搞那叫应酬,我们偷情就变成荡妇了!操他妈的!」

  依晗叹了口气,心想你说的也不是全无道理,只不过有些偏激了,比如哲航绝对是一个好男人来的。「泽少对你不好吗?我倒是觉得他在富二代里算是不错的了,没什么架子,脾气也好。」

  Sucy扬起头酒到杯干,恶狠狠的瞪着依晗,「你他妈知道个屁,你跟他睡过么?这家伙比其它富二代更加的无耻,更加的变态!只是个道貌岸然之徒!他在床上有多变态我也就忍了,毕竟年轻人喜欢新鲜嘛。可你知道吗,这家伙喜欢玩SM,他在我脖子上套了个项圈,还往我头上撒尿,我当时真想把一刀他给杀了!呵呵,其实这也不算什么,有一次他问我可不可以群P,我当然一口拒绝了,他当时也一笑了之。没想到几天之后我跟他去参加一个聚会,那天晚上我被他们灌得烂醉如泥,不,应该是在我酒里下药了,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我全身赤裸,身边躺着三四个陌生男人……我当时寻死觅活的,差点就想要跳楼。后来也想通了,只要迈出了第一步,接下来也就麻木了,反正他也给了我不少的补偿,比如现在这辆车就是他当时买给我的。从那以后,只要他约朋友到家里HAPPY,我晚上就得陪睡,任由他们玩弄,我成为了他交际应酬的筹码。你说,他有当我是他的女朋友么?当然我也不是省油的灯,每次事后我都向他狮子大开口索要财物,老娘可不是吃素的。」

  依晗轻掩着小嘴,如果不是听Sucy当面说出来,她根本就不相信这是真的,看来她的遭遇比起自己还要悲惨很多啊。「这套房子也是他送给你的么?」
  「房子是我在认识他之前自己按揭买的,三十年后才能真正属于我。没办法,谁让我犯贱呢?我就是图他长得帅又有钱,跟他在一起既满足了我的虚荣心,又有了嫁入豪门的机会,因此我一次又一次的忍受着他的种种暴行,沦为了他床上的玩物。可是,你知道他最变态的并不是这些,这家伙简直就不是人!有一次我无意间听到他跟朋友在通电话,炫耀自己玩过多少女人,这点我早就无所谓了。当时他朋友好像是问他是否担心搞大别人的肚子引火烧身,随知他当时就哈哈大笑起来,相当的得意,这话我一辈子也忘不了了!这混蛋……他、他居然已经结扎了!!!20岁之前他已经把精子冷冻起来,他这么做就是为了可以沾花惹草,又不需要担心会留下任何的手尾,难怪他跟我上床从来都不需要戴套!枉我每天做梦都希望能怀上他的宝宝,那样就可以奉子成婚了!我操他家十八代祖宗!服务员,你死哪去了?快点加酒!!!」说到最后,素来好强的Sucy双眼已经噙满了泪水。

  依晗这才知道Sucy活得到底有多累,真是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啊,比起她的遭遇,自己是不是要幸福很多?至少陈总对她是一往情深的,只要自己点头,他们随时就可以步入婚姻的殿堂。依晗不自觉握住了Sucy那气得发抖的手掌……Sucy愣了一下,用力甩开她的手,对于依晗表现出的善意丝毫也不买帐,「听到我这些糗事你一定很开心吧?明天可以到公司去广为宣传,当作茶余饭后的笑料对不对?我跟你说你不要得意,你家老陈表现看似老实,其实背地里精明的要命,过不了多久他就会发现你在外面鬼混,你的好日子也就到头了,趁现在有时间多去开房吧,及时行乐,嘿嘿。」

  依晗听了又羞又气,没想到Sucy像条疯狗似的逮谁咬谁,一点也无法理解别人的好意,加上又戳到了依晗的痛处,她再也忍受不下去,拿起包包站起来就往外走。

  「知道惹人厌自动滚开就对了,我最看不起的就是你这种虚伪的女人,表面一套背地里一套,快滚回家讨好你的老公去吧。告诉她你忙了一天好累,洗完澡要早点上床睡觉了,保佑他不会发现你刚被男人搞过,哈哈!」Sucy三两口又把酒给干了。

  依晗边走边流泪,她真想转身把酒泼到Sucy那张丑陋的脸上,真是个不可理喻的女人,活该她受到这样的待遇!依晗心里明白,她之所以这么生气,正因为Sucy讲的都是实话,自己确实已经堕落了。

  走到门口,依晗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只见Sucy上身趴在了桌子上,显然已经醉得不行,有几个邻桌的男生已经坐到她旁边,有两个搂着她的肩膀想趁机揩油,另一个在翻着她的包包。

  依晗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抵不住心软,快步走回到Sucy身边,搀扶着她站起身来,「亲爱的,我都在门口等你半天了,原来是睡着啦?走,咱们回家!」一边抢过那男生手里的包包,扶着Sucy走出了酒吧。

  依晗艰难地把她扶到停车场,「Sucy,你的车呢?」没有回答。依晗翻出她包里的车钥匙一按,随着滴滴声找到了她停车的地方。

  我只记得她住在新景花园,具体是哪一幢就不清楚了,难道要带她到我家里去么?总不能把她扔车里吧?依晗边开车边陷入了纠结。

  「新、新景花园,15幢……哦不对,17幢1203号房……嗯,再给我来一杯,不、不要掺水……」Sucy瘫倒在副驾驶座位上,嘴里嘟哝着。
  依晗有些哭笑不得,心想她好像醉得也不是那么厉害嘛,居然还能够记得住址,她就不怕让坏人给挟持了?「

             第四十章又见蔷薇

  好不容易把Sucy扶上了床,替她脱掉外衣盖好了被子,正准备转身离开,忽然听见呃一声响,一股酸臭味扑面而来,依晗暗叫不妙,回头一看,Sucy果然吐得床单和身上全脏了,还边挥手边骂人。

  依晗苦笑了一下,心想帮人帮到底,就算你再怎么讨厌我,这下总没法赶我走了吧?她自己也喝醉过,处理起来倒也轻车熟路,足足折腾了半个钟头,换了新床单,又替她替换了一身干净的睡衣。依晗用湿毛巾替她擦拭着面颊,心里不由得暗暗称赞,Sucy的五官真的好精致,确实比自己漂亮,身材既修长又匀称,不去当模特真是可惜了。

  「哈,大功告成,这下我终于可以回家睡觉了,今天可真是把我给累坏了!」可是刚一转身就听到Sucy虚弱的叫声,「水,我要喝水,口好干,服务员、服务员……」

  依晗无奈的摇了摇头,赶紧倒了杯温开水,扶着Sucy坐起来喂她喝了下去。Sucy边喝水边抬起头瞄了她一眼,脸上露出个惊异的表情,可是刚躺到床上马上又呼呼的睡着了。

  「Sucy,你还想呕吐吗?是否需要上厕所呢?」没有回答。依晗纠结了半天,算了,看她醉成这个样子,晚上家里没人也不知道会不会出什么乱子,我就好人做到底吧,留在这里陪她。

  依晗把卧室的灯关了,来到了客厅,想先洗个澡之后再睡觉。Sucy的屋子不大,但是布置得挺雅致,显然是花了一番心思的,不知道是她自己租的还是之前泽少送给她的?以现在的房价能住上这样的房子都是有钱人啊!

  依晗打开窗户想透透气,咦,窗台上这、这不是黄蔷薇吗?真是漂亮,它代表的可是永恒的微笑。依晗把头凑了下去,哇,真香,原来Sucy她也喜欢啊!不过我更喜欢粉团蔷薇,低调的华丽,还代表了爱的誓言。依晗内心燃起一丝温暖的感觉,突然觉得Sucy并不是那么的可恶了,两人有类似的遭遇,又有共同的喜好,而且,她只不过是性格比较直爽,说话不喜欢遮遮掩掩而已。

  依晗长长的睫毛微微抖动了几下,缓缓睁开了双眼,一缕阳光透过窗帘恰好打在她的脸上。她轻轻转开了头,眨了眨眼睛,又舒服地伸了个懒腰,一觉睡到自然醒的感觉可真好,不知道是因为酒精的关系,还是因为自己昨天具的是太累了。

  依晗这才想起来是在Sucy的家里,扭头一看不禁吓了一跳,Sucy上身靠在床屏上,正似笑非笑的注视着自己,也不知道她心里到底在打什么算盘。
  依晗有些慌乱地从卧室的靠椅上站了起来,拿起包包,「Sucy,昨晚你醉得不省人事,所以我才开车把你送回家,钥匙什么的都原封不动在你包里。我走啦,你好好休息。」依晗只想赶紧从她面前消失,谁知道接下来她会如何冷嘲热讽的,搞不好还要破口大骂呢。

  「你今天要上班?」Sucy忽然问道。

  「不、不用,我一晚上没回家了,今天是礼拜天,家里边没人,正好适合打扫卫生。」依晗结结巴巴的回答。

  「吃完早餐再走,你先去梳洗一下。」Sucy面无表情的说,接着把秀发往后拢了拢,穿上拖鞋,啪嗒啪嗒地离开了卧室。

  依晗一头雾水的从卫生间出来,餐桌上已以摆好了两杯热牛奶,还有两盘煎好的火腿蛋。依晗有些诚惶诚恐地坐在椅子上,有点不知所措。很快Sucy从厨房端着一盘蒸好的小笼包走了出来,「快吃啊,在我面前不需要装模作样的,难不成还要等我喂你。」

  依晗有些受宠若惊,傻愣愣地点了点头,一边吃一边偷看着对面的Sucy。
  Sucy优雅地切着盘子里的火腿,抬起头看了依晗一眼,语气不温不火,「昨晚我那样对你,你为什么还要送我回来?而且还睡沙发陪了我整整一晚上。」
  依晗甜甜一笑,「咱俩总算是同事一场,我怎么放心留你一个人在那里呢?换做是你昨晚一定也会这么做吧?」

  Sucy嘴里嚼着火腿,又喝了口牛奶,平静的说,「一定不会,我会等着看你的笑话,最好有几个男的把你带到外面去,第二天你赤身裸体地躺在马路边,那样最好玩了。」

  依晗嘴里一口牛奶差点就喷了出来,苦笑了一下,「Sucy你说话还是那么直接啊。我知道你不喜欢我,也知道你对我有偏见,我马上就走。」

  「谁让你走了?我刚才只是说出了昨晚的想法,现在当然不一样了,我又不是傻瓜。我承认也许这次看走眼了,虽然我看人一向很准。反正你老公不在家,你留下来陪我聊聊天吧,待会一起运动一下出出汗。」

  依晗真有些摸不着头脑了,究竟是Sucy的表达能力有问题,还是自己的理解能力有问题?

  「你为什么要出轨?我看得出你跟老陈是真爱。不像我目的性很强,谁有钱我跟谁。」Sucy真是快人快语,丝毫也不掩饰造作。

  依晗脸上露了痛苦的表情,低着头半天没有说话。

  「这么说你有难言之隐,难道你是被迫的?快点说给我听,我最喜欢八卦了。」Sucy一脸的兴奋。

  「我跟你又不是好朋友,为什么要告诉你这些?」依晗气恼的说。

  「对嘛,我就喜欢听你这样说话,不要总是装出一副斯文有礼的样子,看着都让人心烦!我的人生经历可比你丰富多了,高中毕业之后,一个人从宜宾出来打工,什么人没见过?什么亏没吃过?姐之所以能撑到现在,可不是光靠这张脸和这副好身材!我也是有脑子的。你说出来兴许我可以帮你解决呢?就当我报答你昨晚的善举。」

  「你帮不了我。」依晗伤心地摇了摇头。

  Sucy盯了她好一会,忽然轻拍了一下手掌,「走,咱俩去运动运动!」
  Sucy在书房里铺上软垫,按下了蓝牙播放器的按键,在美妙的轻音乐陪伴下和依晗做起了瑜伽。

  「Sucy你好、好厉害,这些动作我都没有办法完成……」依晗尽量平衡着身体,气喘吁吁的说。

  Sucy转头瞄了她一眼,「谁让你的胸那么大呢?当然容易失去平衡了,多加练习才能找到感觉。」

  「讨厌,你又来取笑我了!Sucy,你的身材可真好,我看了好羡慕,难怪大家都把你当女神。」依晗由衷的说。

  「哼,身材好又怎样,还不是沦为男人的玩物?天下男人就没一个好人,对你好全都是为了骗你上床,事后就劈腿,真他妈操蛋!」

  「也不全是这样吧?你可能太偏激了。」

  「哼,你知道我吃过多少男人的亏吗?你知道男人有多么忘恩负义吗?我看你家老陈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总有一天会出事!」

  「我不许你说他坏话!我累了,不玩了,我要回家!」依晗气鼓鼓地站了起来。

  Sucy赶紧拉住了她,「哎呀,我不过是开个玩笑,你怎么脾气比我还大?来,陪姐坐坐,咱俩来玩个游戏怎么样?」

  依晗现在一听到「游戏」两字心里就特害怕,一想到昨天下午在步行街的经历就浑身发软,「不要,我不玩游戏,我、我怕。」

  「傻瓜,这有啥好怕的?我要告诉你一个秘密,一个惊天的大秘密!到广州这么多年,我从来没有对任何人讲起过,包括我父母。」Sucy神秘兮兮的说。
  「为什么要告诉我?咱俩又不是好朋友,你就那么相信我?昨晚你还骂我呢!」依晗一头雾水。

  「唉,别那么小气嘛,姐说话比较直,你别往心里去。其实我也没安啥好心眼,我把自己的秘密告诉你,希望你也能把秘密告诉我,等价交换,这样很公平吧?」

  依晗摇了摇头,「我对你的秘密没兴趣,我不想听,我要回去了……」
  Sucy生气地拍了一下依晗的大腿,「这是不是有病啊,整天喊着回家干啥?回到家你还不是蒙在被窝里以泪洗面,要不就是借酒消愁,我猜得没错吧?有些事就是得说出来,你把秘密烂在肚子里就能解决问题么?我先说,你觉得值,就投桃报李把你的也讲给我听,你觉得不值,觉得姐是在编故事,那你拍拍屁股走人,我绝不拦你,怎么样?」

  依晗沉默了一会,终于还是耐不住好奇心,微微点了点头。Sucy连群P如此羞耻之事都敢告诉自己,她嘴里所说的大秘密绝对不简单。

  Sucy盘腿坐在地板上,双手轻轻揉捏着肩膀,清澈的大眼睛注视着窗外蔚蓝的天空,脸上表情变幻不定,就好像一幕幕的往事在她的脑海之中重演……「我是宜宾人,家里条件一般,但是我每天都过得很快乐。因为我有个从到玩到大的好朋友,我俩从小学到高中都是同学,整天出双入对的,无话不说彼此没有秘密那种,有时候我还会到她家里过夜,可以不睡觉聊上整整一宿。」Sucy脸上露出一丝微笑,如此纯真的笑容,依晗之前从来没有在她身上见到过。
  「她是女生?你们一定像亲姐妹那么要好了,我一直找不到如此亲密的好朋友,可能是我的性格太过拘束了。」

  「亲姐妹算什么?我俩的关系已经超越了好朋友的界限,我俩恨不得可以24小时都腻在一块呢。」

  依晗愣了几秒钟,「啥意思?我不太懂……」

  Sucy噗嗤一笑,手掌在她额头上轻拍了一下,「傻瓜,真是波大无脑,我跟她是恋人啦!」

  依晗轻掩着小嘴,眼睛瞪得又大又圆,胸部因为兴奋而不断地起伏着,「Sucy,原来……原来你是拉拉?」

  Sucy脸上露出一个得意的表情,「怎么样,没有想到吧?这算不算是个大秘密呢?」

  依晗连连点头,「可是、可是这不符合逻辑啊,你明明跟那么多男人……对不起。」

  Sucy微微一笑,「没什么可以对不起的,我一点也不在意。这么说吧,在本质上我是一个拉拉,但是,我对男人也不排斥,懂了吧?」

  「哦,原来你是双性恋,就好像张国荣还有强尼戴普的女友希尔德那样,男女通吃。」

  「也不全对。跟男人在一起只是出于目的和需要,我孤身一人从宜宾出来,在很多城市待过,不交个男朋友,一个女人确实很难支撑下去。男人有钱,而且在床上也可以带给你不一样的快乐,所以我刻意让自己去接受这个物种。可是,我还是那句话,男人没一个好东西,我不会对他们付出真感情,双方各取所需而已。我的真爱必须是个女人,也许有一天我还会跟她步入婚姻的殿堂,甚至养育属于我俩的小宝宝。」

  从Sucy脸上认真的表情可以看出,她说的是实话,而且认真规划过自己的人生,她从不俱怕任何的流言蜚语,她有一颗强大的内心。

  「难怪昨晚我帮你擦拭身体的时候,看到你小腹上有一个刺青,图案上还有两个英文字母,那个S当然就是你了,另一个W就是她对吧?」

  Sucy点了点头,「她叫赵漫娜,英文名叫Wendy,她的一眸一笑我至今也忘不了。」

  「Sucy,问你一个冒昧的问题。我知道你跟她感情很好,那么你俩在床上的时候会、会亲热么?但是两个女人是无法做爱的吧?这点我有些好奇。」
  「谁说两个女人就不能做爱的?你以为非得有男人底下那根东西?舌头、手指还有各种替代品,都可以带给对方强烈的快感,当然,我们那个时候还不知道有震动棒啦。」

  Sucy忽然爬到依晗身边,搂着她的肩膀,另一只手指轻轻戳着她背心下那丰满的胸部,「要不要我现在就示范给你看?保证不会令你失望的。依晗你的胸真的好大,难怪我一直觉得你跟Wendy有点像。」Sucy轻咬着下唇,用挑逗的眼神注视着她。

  依晗羞得脸都红了,迅速推开她的手,往旁边挪了几步,「不、不用了,我已经听明白你的意思了。Wendy没有跟你一起出来打工吗?成都不也是个大城市,离你们老家又近,你为什么要千里迢迢来到广州?」

  Sucy沉默了一会,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正因为她现在就住在成都,所以我想尽量离她远点,免得一不小心在街头遇见了。」

  「为什么呀?你俩明明那么要好?难道你俩吵架了?」

  Sucy呆呆的注视着天花板,依晗发现她的眼圈好像有些发红。「到了高二那一年,因为她的字写得很漂亮,老师要她协助班上的宣传委员出黑板报。宣传委员是个男生,长得还可以吧,笑起来总是露了一口洁白的牙齿。从那时候开始,我俩没办法每天一起放学回家了,有时她必须留在学校跟那个男生待在一起,有时候得搞到六七点才能够回家。之后回想起来,Wendy那段时间变得有些奇怪,有时候一个人呆呆的出神,有时候会瞒着我写点什么,我俩在一起的时候她也不像之前那么的热情了,总是心事重重的。」说到这里Sucy停顿了一下。
  「然后怎样?你快点继续说啊。」依晗急切的想知道下文。

  「然后?然后我的嗓子突然很干,想要喝口水。」Sucy白了她一眼。
  「哎,是我不对,客官稍等,您要的东西马上就到!」很快依晗手里拿着两支矿泉水小跑着回到了房间,坐到Sucy对面,拧开盖子递了一瓶给她。
  Sucy仰起头喝了几口,手背潇洒地抹去嘴边的水渍,「记得那天是Wendy的生日,我手里拿着礼物在校门口等她,想要给她一个惊喜,可是到了七点多还是不见人影,天都已经黑了。我偷偷翻过矮墙溜进了学校,只见教室乌漆墨黑并没有灯光,难道她已经回去了?没道理啊。我还是不死心,推开窗户准备看一眼就走……这个时候,透过朦胧的月光,我看到一个女的光溜溜地躺在课桌上,一个男的站在她面前,屁股不停地晃动着,耳边还传来微弱的呻吟声。」Sucy脸上流露出既痛苦又愤怒的表情。

  依晗瞪大了双眼,「难道、难道那个女生就是……」

  Sucy没有回答,「那个呻吟我再熟悉不过了,以前我俩在床上亲热的时候,Wendy也是这么叫床的,还会不停的说着一辈子只爱我一个,只不过现在换了个主角而已。我当时眼泪刷的就流淌了下来,我们明明说好不会喜欢别人的,更加不会去喜欢男人,没想到她这么快就背叛了我,她忘记了自己当初的诺言。」

              【未完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0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